1. 旅游资讯
  2. 周边推荐
  3. 游记攻略
  4. 骑游天下
首页 > 游记攻略 > 正文

诗与远方——醉美瑞士

2018-01-04 11:09 来自:
      搜寻着记忆,慢慢地从一点一滴的遗珠当中串联起曾经的美好,汇聚出的一幅幅景象,闪烁着湖光山色,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我的眼前浮现——瑞士。这个位于欧洲之巅——阿尔卑斯山脉中的国家,像是欧罗巴大陆上的璀璨的王冠。再多华美的词汇都不能形容她那让人惊艳的风光。雪山、湖泊、森林、草原……诸多元素都可以和这个国家关联起来,归根结底,可以说这里是人类社会中保持地最好的自然栖息地,成为每一个旅行者憧憬的天堂。

日内瓦

     飞机刚到,我们在机场火车站尚在迷惑如何购票时,一对好心的老夫妇便主动询问我们的目的地,当得知我们将前往日内瓦城区时,面带微笑,主动将他们的单日票送给了素不相识的东方游客。想不到,一路的旅途是从幸运和友善开始。
           作为世界上最具盛名的中立国家,瑞士是众多国际机构所在地,我们第一个游览地便选择了联合国的欧洲总部。在门口的广场上,有一座巨大,但缺少一只腿的木凳雕塑,象征意义,不要自明。庭院草坪上飘扬着各国国旗,瞬间让人感受到一种庄严。
      进入馆内,我们正好加入了一组导览队,在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小哥带领下,开始了内部参观。总体来讲,这里的参观相对无聊,差不多是一个个会议室的走马观花,无非是近距离地感受国际新闻中的开会场景。我们参观时几个主会场都没有会议,偌大的房间显得异常安静,完全感受不到国际纷争,纵横捭阖的那股肃杀和紧张。小哥在每一个场馆会为我们进行一些基本的讲解,介绍曾经在此发生过的重要谈判。原来历史课本中的日内瓦议便发生于此。     日内瓦市区内部的公共交通几乎全部免费,无论是仅仅作为代步工具的公交车,又或者是兼具游览观光和摆渡接驳的湖中游船,真是极大地便利了作为穷游族的我们。有趣的是,当我们在公交车上沉浸于闲侃而忽视下车之时,一个老外说着别扭的中国口音提醒我们已经到达终点站。看来作为联合国欧洲总部的城市,这的确是一座国际范浓郁的城市,连汉语也有不小的普及程度,倒是让我们聊天吐槽变得拘束起来。城市位于日内瓦湖的西侧,建筑沿着湖岸分布,南北相望,渡船变成了方便的交通工具。船只不大,一次可坐二十余人,定时发船,我们那趟貌似也就几个乘客。游船缓缓驶离码头,湖风迎面而来,给人一种乘风破浪的畅快。整个湖面碧波荡漾,笼罩在无边的蔚蓝之中,只在远处山边的低空有连绵的白云,像是盖在青山身上的棉袄。       水天相映,两种蓝色交相辉映,天空是湛蓝的,通透纯净;湖水是靛蓝的,深邃明亮。随处可见各种水鸟,携舟竞游。沿着湖堤,躺满了慵懒的人群,看样子还像是政府专门放置的躺椅,颜色统一,几米便有一个,男男女女枕椅而息,大多褪去外衣,观湖听涛,沐浴阳光。在湖湾处,还有部分专门围拢的水域被开辟成了露天泳池,岸边铺满了细沙,倒还真有几分海边的感觉,只是偶然间游过的鸭子会让你清醒过来。这迷你版的海滩俨然成为孩子们戏水的乐园,相比国内动辄“严禁下水游泳”的标识,瑞士的处理则显得更加灵活,让市民拥有更多的休闲方式。除此之外,日内瓦湖边信号强劲而且免费的wifi也让我十分惊讶。环顾四周,想必是路灯处上加载的路由器,是否算是时兴的“智慧城市”概念?设想一下,躺在公用的躺椅上,晒着太阳,吹着湖风,享受自然同时还可以感受科技带来的便捷,如此生活怎不称得上惬意?       沿着岸边没走多久,远处巨大的水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众所周知,瑞士作为钟表王国,拥有世界上最精湛的制表工艺。而我们眼前这个巨大的喷泉,竟然也有这钟表元素。喷泉喷涌的水柱在无风状态下可达140米之高,掉落的水花围绕着喷泉口呈顺时针方向旋转,像是指针围绕着表盘旋转计时?走近喷泉,巨大的水花从天而降,白浪滔天,形成一道华丽的水幕,激起的阵阵水汽在数十米开外都有所感受。浪击长空,阳光经无数的水珠折射,在天边拉出一道白练,洁净无瑕,还隐约闪烁着耀眼的金光;水柱擎天而立,气势磅礴,又好似银蛇从水下一跃而起,吞云吐雾,呼啸而来。         整个日内瓦环湖而建,在湖水的映衬之下,城市笼罩在一种明亮的色调中,显得十分整洁清新,那种色调像是通过滤镜分解出来一般。再配上古建筑的典雅,白墙红瓦,尖顶曲穹,有轨电车,石板小径,如梦似幻,让人心生穿越的错觉。
             路边偶遇三名街头艺人,这是欧洲街头惯常的风景,没有城管,任何人都可以施展才华,或者贩卖苦难,当然前者相对更多。尽管他们在装扮上有一股漂泊流浪所留下的仆仆风尘,但衣着看上去都算整洁,没有那种走投无路不得不讨生活的窘迫,或许当算是一种别致的复古文艺风。三人的乐器当中,我只能确定其中一人应该是在拍鼓,另外两人,右边一位的弹着一种造型略显奇特的琴,而中间这位则是用手指奏着类似古筝的乐器。乐器组合搭配,曲声交汇,婉转悠扬,像他们手中的乐器一样,那音乐有一种说不出神秘感。每一个人都表情专注,完全醉心其中,根本不去注意过往的路人,纵使面前打赏的硬币不过寥寥。
      沿着街道,我们迈进日内瓦的古城区。路边的大树荫蔽了整条道路,在视野尽头则逐渐变窄,两旁各色小店都将餐桌露天摆放开来,整个画面顿时让我感觉妙趣横生。       没走几步,路边的山体里突然出现一条狭长幽深的隧道,内部绿色的灯光显得十分诡异,看着方向是朝上,我们便没有太多顾虑,顺着楼梯向上,到达了圣皮埃尔教堂。瑞士在历史上是宗教改革的主要阵地,新教徒占多数,其教堂相比其他天主教国家显得更加朴素。外部的墙体看上去甚至显得有些粗糙,而内部装饰也极为简单,倒是窗户都和其他教堂那样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琉璃彩砖,透过的阳光为教堂内部增添了斑斓的色彩。离开教堂,我们继续在古城踱步,一路的缓坡向下,身体放松的同时心情也变得轻快。整个街区见不到太多行人,安静极了,从一座颤颤巍巍的古桥下面走过,那爬满桥身的藤蔓,像是要将它压垮一样。       傍晚时分,再度来到另一侧的湖边,此处是罗纳河的入湖口,相比另一侧人流更加密集,各色商场、餐厅分布两岸。湖中到处都是天鹅,一席白羽覆盖,完全没有丑小鸭的痕迹,在水中缓缓而行,显得十分优雅。但捕食之时,整个身体却忽地向下翻转,一头扎进水中,将屁股高高翘起,和方才的优雅大相径庭。       湖中有一座人工岛,面积不大,由于有一座卢梭雕像,因此得名卢梭岛,也是鸽子聚集之地。时至晚饭,我们心想随意解决,便进入路边的超市觅食,曾料得也是超市关门之际,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得了寿司和糊状的板栗,好在宾馆房间还有微波炉,加热后的板栗味道非常香甜可口,寿司味道也很赞。这次晚餐的经历让我们不免心生侥幸,幻想之后也依葫芦画瓢再次施行,却再也没有碰到类似的好事,现在回想也觉得当初的念头非常幼稚。

     蒙特勒

        翌日,我们在火车站购买了瑞士火车通票。瑞士是一个铁路交通极为发达的国家,而且主要景点都分布在铁路沿线,购买火车通票后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乘坐瑞士境内几乎所有的火车线路而不加收额外费用,火车车厢环境极佳,座位较铁轨有一个自然的高度,车窗面积很大,视野非常开阔,常被视作游览这个国家最方便而优质的方式。沿着日内瓦湖大约经过1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便抵达第一个目的地——蒙特勒
             蒙特勒是一座日内瓦湖东岸的小镇,背靠青山,面朝湖泊。整个小镇宽度应该不过百米,呈带状分布在山脉到湖泊的缓坡地带。建筑物则是梯级分布,落差分明,有一点小山城的味道。火车站则位于小镇较高的位置之上,我们一出站便一路下坡,陡峭处甚至都还有电梯,方便高处的人们及时下降到湖岸之滨。岸边,大片的草坪绿意盎然,在加上背后苍翠的青山,与湖水无边的蓝色交相辉映,这两种最是生态自然的颜色同时出现在身边,构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沿着岸边,稀疏地陈列着一些颇具艺术感的雕塑作品,其中一座是极具中国特色的雷锋敬礼像,通体是晶莹的镜面反光材料,看起来非常洁净,金属感十足,让人感觉一气呵成。细节也把握地也很精妙,中山装和解放鞋都能清晰辨识,极具时代烙印,而圆润的躯干和呆萌的表情则少了几丝那个年代的沉重感。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位歌手造型的雕像。相比之前的作品,它更具写实性,左手持麦,右手高举,衣摆飞扬,很有几分不羁的摇滚范,正在随着节拍忘情起舞,宣泄心中的激情和身体里澎湃的热血。在它的脚下,还有不少鲜花和蜡烛,甚至可以看见一瓶香槟,一张生日贺卡,而贺卡上也正是雕像的造型,想必这造型也是他成名的经典形象。后来我查了下,原来这是前皇后乐队主唱佛莱迪·摩克瑞的雕像,而蒙特勒正是他最喜欢的度假圣地。在水之滨,心旷神怡,给了这位歌坛巨星怎样的灵感呢?        沿着岸边走了一会,我们到达了预订的旅馆,整个旅馆一面朝湖,可以尽享日内瓦湖秀丽的风光。我们正好订了一间湖景房,推开房门,放眼望去,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湖面湛蓝如宝石般璀璨,闪烁着点点金光;而远处的群山则是层峦叠嶂,云蒸霞蔚。楼下的小院,繁盛的花丛,青葱的树木,还有一条随波逐流的小船,这一切不正是心中所幻想的理想家园吗?望着眼前的一幕,你真的感觉好像时间停止,已经拥有了眼前的一切,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你争夺这一方山水。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在欧洲游览所住过的最赞的旅店,当然也是价格最贵,同时也是风景最佳的旅店。        陶醉之余,我们相信美好的时光总在下一秒。顺着湖岸,每一处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们决定去拜访那个在此已经矗立几个世纪的古老建筑——西庸城堡。
            整个城堡建造在湖边的礁石之上,若不是有一座木桥横跨到了岸边,则完全置身于湖水之中。历史上它曾作为要塞,拱卫着阿尔卑斯山口的险峻之路,从那坚硬的外墙便可判断其固若金汤,尽管岁月的年轮已经在墙体上划出道道斑驳,如今他依然坚守岗位,像是一个卫兵,伫立岸边,守护着心中的湖滨女神。穿过木桥,进入要塞中庭,则已难寻当年的刀光剑影,而窗台上的几簇红花倒是让其显得温馨舒适。城堡的内部却是另一番景象,狭窄的通道,几乎只能同时容下一人通过;粗糙的墙面,几乎没有打磨的痕迹,种种景象似乎都随时在告诉来访之客百年前的压抑。
      下到地下一层,则已经没有所谓光滑平坦的地面,此处作为牢笼,曾关押过拜伦诗歌中那著名的西庸囚徒。石柱上的名字刻痕历历在目,放在国内不免要被嘲讽为不文明现象,这里却由于有拜伦的镌刻突然显现出文人的率性洒脱。唯此一名,甚至被用玻璃陈列起来,作为历史的见证。        这个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城堡,没有在军事史上名流千古,听导览最大的战役也不过百人间的对决,反倒是由于文人的生花妙笔,在诗歌中传承百年,被后世诵读不休。底层光线较差,本应是最昏暗的区域,没想到黑暗中突然放射出一阵光芒,光斑点点,像萤火虫一样投影在坚硬的石壁之上。走近一探究竟,想不到石墙上居然开了一扇小门,正好可以通到湖中,或许是当年守卫者以防不时之需准备的后路。此刻的湖面,碧波荡漾,激起的浪花像是一个个微小的精灵,用魔法将阳光吸走,又恣意地将其释放出来,眼前的湖面一时间金光璀璨,可谓“大珠小珠落玉盘”。若不是立上了栅栏,我真有一种纵身一跃,去水中逐浪摘星的冲动。       城堡上层的空间则相对宽敞,常常整个房间只有一扇窗户,强光照耀下的剪影搭配着窗花的光晕,通过相机处理,光影交错间营造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神秘感。换个角度,甚至可以将阳光“分解”,清晰地拉出一条条射线状的光芒。        整个城堡虽由不同的塔楼构成,但相互之间都有走廊联通,确保彼此之间的联系,可以及时调兵谴将,现如今漫步其中,颇有在历史长廊中徘徊的感觉,望着城堡的一砖一瓦,那些沉浮兴衰缓缓涌上心头,恍惚中,是否会看见某个骑士正出现在某个拐角?猛地回神,从瞭望口往外窥探,却只有湖面平静如昔。
离开城堡,沿着旁边的一条小径,竟然有一块湖岸铺就了细沙,和日内瓦城中类似,此处也用石块简易堆砌,构成了一处天然的泳池。好几个老外,觅得此般宝地,纷纷下湖,享受畅游自然的畅快。此处亦是观赏古堡全貌的最好位置,最后一次定格,但思绪已然被囚禁于此。

     罗什德内山

      翌日清晨,叽叽喳喳的麻雀成群密布在房间阳台的围栏之上,聒噪着唤醒梦中人。早晨的湖面更加平静,天空却是云层密布,远处的群山则被披上一层缥缈的雾纱,不知我们今日的目的地,罗什德内山,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我们乘坐齿轨小火车上山,车厢比较简陋,就两节车厢,面对面的座位,像是国内老式的普速列车,从留下的照片来看,貌似车内还没有司机?车内坐满了大包小包的游客,加之欧洲人原本魁梧的身躯,空间显得略微拥挤。或许是因为上山的缘故,车速十分缓慢。
       一路上风光也渐渐变化,从湖滨爬升到了山间,高山的青葱取代湖水的湛蓝成为主色调。云朵也清晰分层,随着火车向上爬升,竟数次穿云而过,如腾云驾雾,真是云上有云,天外有天,将山峰和城市隔离开来,宛如升天到达仙境。该处的山脊线略显柔和,不像中国西部的崇山峻岭那般嶙峋壮阔,随处可见大量开阔的山间洼地。海拔略高,山地则全然被草甸所覆盖,极适合游人漫步,更放肆些,会让人有种想去打滚的冲动。        到达山顶车站,首先迎接我们的是肥硕可爱的土拨鼠。它们大多三五为群,被划入一个方圆大约上百平米的围笼之中。围笼里面一般会有几个小木屋作为它们的栖息之地,每一片区域都被挖出了许多地洞,或许是其越狱行踪败露的痕迹。这群天生的吃货,即使就地拔取的杂草,喂给他们,都会贪婪地享用。若不是顾忌其尖锐的牙齿和锋利的爪子,看着它们毛茸茸、胖乎乎的身体,真会忍不住上手抚摸。尖尖的脑袋,鼻子占了大块脸部区域,两侧的眼珠炯炯有神,一看就觉得很机灵,柔软的小手异常灵活,可以轻易接住递过去的食物,唯独那细长而弯曲的爪子让人有些顾虑,喂食时必须尽快松手,生怕一不留神便会被抓伤。嘴中的大板牙看着也让人忍俊不禁,飞快地啃食,不留一点残渣。餐毕,便又抓住铁丝网,一幅天真无辜的样子,卖萌以换取游客的施舍,真是可爱极了!
      继续向上攀登,到达山巅,云层逐渐被阳光驱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处专门架设了观景塔供游人登高远望,视野极佳,几乎是360度毫无死角,前后两个方向分别是深处的山脉和底部的湖泊。       瑞士的山景最让我震惊的,要数那看似无比柔软整洁的草坪。如此大面积的高山草坪,想必未经过人工修葺,而是全靠自然之力,日晒雨淋,天地滋养,真像是给山峦披上的一身绿袍。尽管山势绝对来看依然陡峭,但连天的碧草相比葱茏的森林,让人感觉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柔和。远处那零星点缀在山间不知名的湖泊,宛如精致的蓝宝石,随意镶嵌在翡翠玉盘之上。视野尽头的山脉,层峦叠嶂,崇山峻岭,则豪放地褪去“外衣”,裸露出纯粹的岩体,雄伟地展示着刚强和硬朗。        沿着山间小路,在两山隘口之间,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一座无人的小木屋。木屋没有开门,在窗台上自助售卖印有山上风景的明信片,就那样随意地摆放在窗户上的挂栏里,标上价格,旁边摆了一个存钱罐而已,如此简洁。在这千米之上的山巅,这番景象也让人人之间的信任感也到达新的高峰。木屋之下有一条蜿蜒的山道,周围种满了各式各样小巧的花朵,有着明显的人工痕迹,不知是否出自木屋的主人。花卉品种来自世界各地,为这个绿与蓝的世界平添了几分多彩的靓丽,依稀记得她还有个诗意的名字“匈牙利花园”。       下山的路途我们并没有乘坐来时的齿轨列车,而是在山腰处换乘了缆车,试图尽量感受提比罗什德山所有的交通工具。顺便在山腰转悠了一会,突然发现很多中国面孔的年轻人,衣着光鲜,打探一阵发现此处居然坐落着瑞士旅游学院,试想每天面对这样的风光,该是怎样的体验呢?乘坐缆车处一如瑞士其他交通站台,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无需买票,当然据说山下会有人偶尔查票,如若跳票则会面临非常严厉的惩罚,这或许是由于其高昂的人工费用,又或许是乘客的素质已经达到完全自觉的程度,但是否也会有安全方面的疏忽?此处的缆车和在奥地利哈尔施塔特所乘坐过的缆车非常相似,都是从底部几乎垂直上达高处的目的地。但这里的轨道则更加陡峭,与其称之为缆车,当成观光电梯也未尝不可。

             缆车很快便把我们送达山脚,附件有个小镇,看上去不像是太知名的旅游区,而是一个当地人生活的小镇。镇上几乎就一条街道,上方飘扬着各种图腾的彩旗,房屋整齐地分布在路的两旁,大多都只有两三层,建筑风格大体相同,但每栋房屋在细节也略显差异,而外墙颜色几乎没有重样,唯独类似的要算所有房屋差不多都有两层窗户,内部玻璃窗外搭配着木质窗户,不知是何用意。放眼望去,整条街道上停放的车辆数比行人都要多,显得非常宁静和安详。从小镇的超市购物出来之时,我们惊奇地发现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幕墙,内部是一堵看上去有些残破的石墙,看旁边的介绍大概是一座古建筑残存的墙体,整个区域和超市共处一个建筑之中,被完整地庇护起来。
墙上的窗户图案,算是卖得一手好萌

            回到蒙特勒,正好赶上夕阳,一整天的阴郁让阳光变得弥足珍贵。尽管云层从北侧大片延伸,但阳光依旧努力从缝隙充照射出来,在湖天相接的区域投影下醉人的香槟金,湖畔的远山此时略微可见轮廓,柔和优美,有一种中国淡墨几笔的意境。南部的大片天空在光幕之后,却是大片通透的蔚蓝。湖面默默地见证着最后“无限好”的时光,公正地记录着一切,只在尽头处拉出几道金辉。
      忽而,太阳开始发力,像是要努力挣脱束缚,把云边镶金,一缕缕光芒清晰可见,从云层的后方肆意放射出来,让人怀疑在看不见的云层那边,是不是炽烈的光芒已经将棉状的云团点燃。而太阳竖直方向下方的群山此时剪影初成,被罩上一层金纱,宛如带着神秘面罩的女子,风情万千。一切都好像一幕盛大的舞台剧,太阳作为天神,超越天伦与人间某位女子相爱,正视图用自己的能量挣脱天际云层的束缚和羁绊,莅临人间,与地上的爱人重逢眷属。       终于,西方天空缓缓迎来一轮红日,即使云层呈狰狞的状态,好像用尽力气扭曲地横亘在他面前,也无法阻挡他的降临。耀眼的光芒在湖面投射出一条金色大道,似乎是天神降临时自带的荣光,从远处的地平线一直铺及我的眼前,甚至在这团火球周围,似乎都能隐约窥见一层光圈,主角的登场,真是炫目之际!       挣脱云层束缚的太阳,短短几分钟便降落到了彼岸的山脉背后,从完整的球状,逐步变为半球,再到最后一个小点,最终完全见不到本身的形态。只留下折射的光芒,落幕般在天际留下无尽的余晖,湖水像被倒进了油彩,漂浮着艳丽的红波。眼前的世界又重归平静,演出结束,不再有明暗的变化,在最后一帧的画面中,远山完全成为剪影,像是落下的大幕。 

     少女峰

       翌日,告别蒙特勒,也告别了日内瓦湖,我们乘坐火车向阿尔卑斯深处的群山进发,去寻觅“湖光山色”中的后者。火车是瑞士最负盛名的“金色山口列车”,整洁的外观看上去科技感十足,金色的车头则显得奢华大气,车厢内部拥有超大的窗户,座位也非常舒服,位置较普通火车高一些,可以给乘客极佳的视野,便于观赏沿途迷人的风景。清晨,山间湿度相对较高,山谷中的水汽更不易散去,在列车中可以近距离感受漂浮在不远处的云雾,就像前几日在罗什德内山上所见那样。列车经过之处,大多是草场和森林,在湿润的空气作用下,那份绿色像是被浸染出来一样,甚至可以挤出水来,让我只能用“绿油油”这个似乎略显幼稚的词汇去形容眼前的这番景象。满目的青葱似乎想涌到你面前,双眼得到极大的愉悦。草场之上,随处可见悠闲的奶牛,火车经过,也只是慵懒的回头,便又继续低头食草,对眼前这个庞然大物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沿途的小木屋,零星地分布在草场之上,水汽挂在墙上,划出一条条湿纹。外部世界看上去十分温润,一片宁静祥和。
      远方的云层之中,已经依稀可见雪山,看来已经快大致抵达此行最终的目的地。在换乘了两条不同的火车线路之后,我们到达了少女峰脚的小镇——劳特布伦嫩。小镇位于两山之间的狭长谷地之中,在镇上便可清晰地看见四周巍峨的群山。鉴于此时已是下午,我们没有选择当天登顶少女峰,而是先在旅馆安定下来。旅馆就位于小镇入口,一下火车便可找到,位置十分方便。旅馆还经营着餐饮,当晚我们也在这里用餐,餐厅的墙壁上还挂着好几副动物标本,全都惟妙惟肖,麋鹿头上的眼睛依然是炯炯有神,让人不敢相信已经没有了生命。旅馆的房间和餐厅隔着一条马路,位于一栋公寓之内,像是民宿,面积很大,还是套间,阳台之上甚至还摆放着烧烤架和木炭,可以一边欣赏着雪山,一边烧烤。        一番休息之后,我们搭乘另外一边的缆车前往山腰上的小镇——米伦。在此又要感叹瑞士的山地交通真是无比发达,乘坐缆车到达山腰之后,随即又换乘了一小段火车,方才到达目的地。而国内大多数景点均采取观光车模式,沿途的盘山路,游客体验和瑞士相比真是差的太远。      
            言归正传,山腰之上,可以更加近距离欣赏雪山风光。今天天气不错,可以完整地欣赏雪山之巅,而云朵也知趣地分布在山后,倒是成为一个极好的陪衬。米伦是一个不同索道段的中转小镇,镇上的房屋大多都是木质结构,家家户户,门前门后,都种满了娇艳的花朵。即使位于海拔千米的山腰,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在悬崖边上甚至围起了一座五人制的足球场,不知在此踢球会是怎样的体验。观景塔上,可以完整的领略对面山峰的雄伟和峡谷的幽深,山体的垂直地带性特征一览无余,从山巅的皑皑白雪,到雪线之下裸露的岩体,再到山腰处稀疏的草场,往下则依稀可见绝壁上树木……整个视野雄浑开阔,环顾四周,真切感觉到个体是那般渺小!    
 
       再次乘坐缆车,我们便到达海拔2970米的雪郎峰顶。此处因为007系列电影《女王密令》取景而闻名,现如今还留下了詹姆斯-邦德帅气的射击形象。山顶的观景塔可以360度无死角的欣赏周围所有的雪山,几乎能够纵览阿尔卑斯山脉所有知名的山峰。       恰在此刻,头顶一阵长啸,抬头惊喜地发现两架战斗机在云中穿梭疾驰,速度之快根本无法清晰地拍照记录。纵然在电视电影里见过无数次战机在云间翻滚的场景,如今却是亲眼领略超音速的迅猛,亲耳聆听发动机的轰鸣,而且还是在这近乎3000米海拔的雪山之巅。一座又一座雪山就这样完整地排列在眼前,似乎都已经被你征服,匍匐于你的脚下,接受检阅。那种内心的澎湃和激动就像此时山巅的大风,席卷呼啸,不受任何阻挡,身心随风得到了释放,感觉无限的自由。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乘火车上山,整个路程分为两段。前半段路程较为平缓,所乘坐的火车和普通火车并无太大差异,但列车爬升到半山车站便不再往上,而需要在此换乘齿轨列车,开始后半段的行程。此时整个少女峰已经完全出现在我们眼前,山巅大部被白雪覆盖,走势不那么险峻,山脊线显得比较柔和,山脚则是成片的高山草场,整体来看,确有几分少女般的温婉清秀,算得上名副其实。        相比普通火车,齿轨列车在左右两边车轮之中多了一条齿轮,而铁轨之中的对应位置也多了一条齿轨,列车行进之时,齿轮和齿轨正好相扣,啮合增加粘合力,更加有利于列车爬坡。除了特殊的车辆,通往少女峰顶的铁路也值得一提,这条铁路不像普通的铁路或者公路盘山而上,而是从山体之中打通了一条隧道,直达山顶,对雪山外观几乎没有一丝影响。更令人吃惊的是整条铁路修建于一个世纪之前,工人们当初都是用极为简单的工具凿开山体中坚硬的岩石,铁路开通之后更是被誉为20世纪初期最伟大的工程之一。列车行进途中,还在隧道中途两个地点短暂停留,此处的山体被凿出两个大洞,安装上了观光玻璃,在确保遮风挡雪和保温的前提下,可供游客尽情欣赏外部山坡上壮丽的雪景。       抵达山顶,车站依然是位于山体内部的巨大洞穴之内,各种隧道绵延不绝,回环曲折,让人摸不清头脑,山峰之中究竟有一个怎样的内部空间。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迫不及待地首先走出洞穴,一个雪白的世界迎面袭来,满目的银装素裹,亮地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此时阳光正好,将皑皑白雪照耀地冰清玉洁,那种白色纯粹通透,让人觉得无比圣洁,再次印证了少女峰的芳名。我们所处的位置从积雪的覆盖情况来看,应该算是一处较为宽广的平地,用红线清楚地划出了人行雪道,经过专门的垫压和游客的踩踏,已经变得非常稳固,而线外的区域雪质则相对更加松软,具有良好的可塑性,便成为众多业余雕塑家施展才艺的良好资源。
      
             或许是由于我们所处的位置相对较低,雪花大多掉落聚集在这里,而高处的山峰部分没有完全被积雪覆盖,露出了部分黄褐色的岩体,白色的雪花星星点点地洒落在岩石缝隙中,让整个山峰看上去像是点着糖霜的曲奇饼干;在山体凹槽部分又有积雪呈条带状倾泻而下,则十分类似于打翻了的牛奶在慢慢流淌,汇集到低处,堆积起来,渐渐地,在底部凝固成了奶油。在部分集聚较厚的积雪下方,不知什么原因,竟挂着一条条细长的冰柱,像是一条条从雪体里拉出来的长丝,莫非是融化滴落的一颗颗水珠瞬间凝结而成。
      踏着柔软的积雪,我们漫步雪道。周围都是在雪中取乐的人群,那洁白的冰晶,似乎生来就有特殊的魔力,能给人带来欢乐。景区也有不少游乐设施,例如挂在游人身上的悬索,利用相对的落差,从较高的起点直接滑翔到远处的雪地,体验一把“雪中飞”的感觉;其他的则是更加纯粹的冰雪项目,类似雪橇或者游泳圈,人坐在上面从雪坡上直接往下滑行。我们也租了一幅雪橇,初始速度全靠坡度大小,调整方向或者刹车则只有利用腿来挡雪完成。第一次尝试,尚未完全摸清要领,雪橇已经顺着坡面开始滑行,速度越来越快,只感觉一阵风驰电掣,回过神来则快要撞上斜坡底部的保护网,只好慌不择神地立马用脚刹车,好在速度不快,撞在保护网上弹了回来,连人带雪橇翻到在雪地之中,没有丝毫疼痛或者不适,而是感到一阵软绵绵和凉悠悠,让人还觉得些许惬意。如此以来,我便放开手脚,慢慢地,也逐渐把握了要领,方向和速度基本上都可以自我控制,几个回合下来,都做到了安全滑行,也算是体会了一把冰雪运动的乐趣。        远处的峡谷,积雪绵延不绝,好似一条冰河倾泻而下,向远方奔腾延伸,随之激起阵阵雾气,萦绕在山谷之中,随着风势,慢慢移动。方才我们所处的区域还是晴空万里,在阳光的庇佑之下温度适中,甚至不少游客在这冰天雪地中只着一件短袖,而那股雾气突然瞬间便向我们袭来,一时间天昏地暗,温度骤降,好似电影中情节剧转的前奏,我们也赶紧回到洞穴当中。       洞穴之中,悠长的走廊通往不同的区域,其中有好几个购物点,售卖着瑞士特色商品。在观景塔的顶层,钟表店占据着最核心的位置,有趣的是售货员居然清一色的是中国人,用意不言而喻。旁边尚未撤离的海报显示邓紫棋不久前甚至还在这雪山之巅开过演唱会,看来中国元素已经遍布世界各地。
            沿着观景塔往下,则主要被瑞士莲巧克力占据,不同口味、款式的巧克力堆积成山,五光十色,琳琅满目。玻璃柜中的机器则展示着巧克力的制作的过程,那流淌的巧克力原汁,粘稠浓密,隐约放光,引人垂涎三尺,似乎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那股醇香。商店中还摆放着许多由巧克力制作的雕塑,造型惟妙惟肖,精巧绝伦,尽管是美食,却让人不忍下口。
           大厅处的位置则留给了据称是世界最高的邮局,这里售卖着各色带有少女峰瑞士风光的明信片,从这里寄出的明信片都可以盖上一枚特殊的邮戳,显示其不凡的地位。相比在钟表店和巧克力店中众多血拼的中国游客,外国人则大多聚集在此,为家人和朋友送上来自一份欧洲之巅的祝福。
           回到洞穴之中,沿着隧道往另一个方向行进,突然尽头处闪耀出一种深邃的蓝光。走近一看,这里居然是一处冰窟,内部的天花板和墙壁全都是由冰块装饰,只有楼梯为了防滑由钢板制成,走下楼梯,甚至连地板都是冰块,我们算得上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冰的世界。
       冰层是操纵光影的高手,那墙角平淡的白光,被它利用折射和反射加工,则立马显得晶莹剔透,还给冰窟营造出一种幽深清冷的氛围。那光滑的冰面,用手轻抚,并无刺骨的寒气,清凉中透着一丝湿滑,触感极佳,宛如摸在一面玉墙之上。内部的长廊相对比较狭窄,宽度差不多只能一次容纳一人通过,又如迷宫般回环曲折,为这里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在几个较大的庭室之中,则有造型独特的冰雕,例如展翅的雄鹰,憨厚的企鹅,或是带有“欧洲之巅”字样的大气浮雕。有趣的是,在这样一个冰雪世界,还融入了动画片《冰河世纪》中的元素。那个在每一集中都状况不断,戏份十足的贪吃松鼠,也被设计师封印在了这里。
        游毕,我们在下午的时候返回了半山的接驳车站。车站的小广场上有一群身着民族服饰的老人,正在齐声吹奏一种巨大的乐器。那乐器是木制结构,长度约有2米,看上去很像加长版的唢呐,又和藏族的长号有些相似,只是出声口的前端微微上翘。由于乐器实在太长,人在吹奏时只能将前端放置在地上。十几个老人一起吹奏,乐声雄厚高远,飘荡在这雪山之中,显得十分圣洁。        此时的车站人头攒动,看样子好像刚举办了一个山地赛跑之类的活动,有许多带着奖牌的选手,加上原本就已经人数不少的游客,站台上排满了长队,大家都在等待下山的列车,景区运营方竟然一次性拉出了十几趟列车,看上去新旧不一,每一趟列车都只有两三节车厢。作为山腰处的接驳站,有两条线路可以下山,除却我们上山的线路之外,还能从另外一个方向返回,带着不走回头路的原则,我们便选择了另外一条线路。
           好不容易挤上了一趟略显陈旧的列车,令我们吃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或许是为了快速送游客下山,每一趟列车的发车时间居然仅仅间隔几分钟,或许是在保证了基本的安全距离之后,下一班次便开始出发,而且下山的铁路仅仅只有一条铁轨,十几趟列车就这样前后隔着十几米,缓缓行驶下山。瑞士人真是把火车开出了公交车的感觉。
      这条线路和我们上山那边相比,地势更加平缓,景观也逐步从草场向森林逐步过渡。初秋时节,高海拔的草场已经略显荒凉,零星可见枯黄色的杂草,在寒风中摇摇欲坠,似乎即将在冰霜中行将就木。树木最初只是稀疏地分布在草场之上,随着海拔的降低,慢慢变得浓密,绵延好几个山头,起伏有致,如翻滚的林浪。再往下,整个视野则大多被人类的居所占据,密集分布的木屋,精致而温馨,与其他物种共同分享这如诗般的胜境。

     琉森

        依依惜别少女峰,离开高山深处,我们继续搭乘金色山口列车开始这条线路后半段的旅途。较之前半程主要是进山的爬升路段,这一段似乎像是在下山,沿途草木的颜色显得更加葱茏。另外明显的特征则是一路上应接不暇的湖泊,每片水域的面积都不算很大,无不碧波荡漾,静谧安详,宛如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可作为洗涤俗世凡尘的栖息地。不知是否是为了达到更好的欣赏效果,沿途好几个地方的轨道,几乎已经完全贴近湖面,目测仅仅高出湖面数十公分而已,整个列车好像行驶在水面之上,生怕一个转弯便倾覆进了湖水之中。       我们的目的地是一座名叫琉森的小城,和沿途路过区域类似,城市旁边也有一块较大的湖泊,以城为名,即为琉森湖。当然和日内瓦湖相比,琉森湖小了许多,这反倒让其显得更加精致。城市的建筑物大多沿着湖岸排列,不少咖啡厅或者餐馆都把桌椅摆放在岸边,可以近距离享受琉森湖的惬意。        湖边的罗伊斯河上还曾有过一座据说已经700百年历史,欧洲最古老的有顶木桥——卡佩尔桥,但原来的大桥被大火破坏,如今的桥梁是之后修复而成,但在我们到达之时大桥的部分都还处于修复状态而没有完全开放。现存的那一截桥身几乎全为木质结构,木桥外侧种满了色彩艳丽的天竺葵,在阳光下显得娇嫩无比。走在桥上,感觉一种别样的复古浪漫。桥的中部还连接了一座水塔,石质的外墙看上去倒是更显沧桑,应该是传承更久的建筑。       有趣的是,无论是木桥或者塔楼,还是普通的楼房,几乎全都无一例外的选取了棕色的屋顶,就像每人都头戴类似颜色和款式的帽子,不知是否有什么风俗典故。一如欧洲其他历史城市,琉森的古城部分也保存地较为完好,其中一座双塔教堂倒是头一次见到,两座塔楼如孪生并排而立,高度、颜色和选材都几乎一模一样,充满了匀称之美。   除此之外,这座城市还有一处著名的浮雕——垂死狮子,描绘了一只被箭射中,奄奄一息的狮子,据说是为了纪念法国大革命时惨死在革命军手中的瑞士雇佣军。整个雕像镌刻在一块巨大的垂直山体之中,周围环境非常幽静,置身其中,一种肃穆感油然而生,想想这也算是国外的“烈士陵园”吧。

齐乐娱乐老虎机